遺失的美好有些東西遺失後,總是想令人挽回,而且,總是要等到錯過後,才知道它的美好,不是說要等到錯過,才知道它的好,有些事情很難一時說得通,非得要等到失去後才知道把握,遺失後的東西,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即使,有些是不快樂的但是,回想起來會發現這些回憶是人生中最難忘也最特別的事,自己錯過的那些美好,不是遺失了,而是被我深深的藏在心裡,我想遺失不是不好,只是會令人後悔,不過遺失後的美好真的常常令人回味無窮..... 我正在回憶,腦海的印象定格在某個夏天的深夜,那只是眾多畫面的某個特寫,那之前跟那之後,一場我最美跟最痛的愛情正在開展與結束。 二零零四年夏天,凌晨四點,剛退伍一個多月的我,591坐在空氣裡透著濕漉漉水氣的松山機場外。我蹲坐著,頭深深地埋在自己的大腿間。一邊等待著早晨第一班飛往花蓮的班機,一邊回想著,漫長的八年間,我的愛情度過了些什麼。 那回憶那麼地鮮明。還記得高三放榜的暑假,當確定她要前往東海岸邊新成立的大學讀中文,而我留在台北讀法律的那個剎那,她痛哭著說不想離開我,愛逞強的我則告訴她,我會常常去看她,甚至到了她會厭煩的地步。 大一第一次去探視她,愛上了花蓮的大山大海。夕陽下優雅的花蓮火車站,新式座椅的花蓮客運,我甚至跟讀著卡爾維諾的花女學生聊天,踏著輕巧的腳步,走進還在不斷動工的大學校園,沒多久看到她跟她的大學同學們驚訝的表情。 大二某天下午,跳上火租房子車去看她,三個多小時的車程經過了,她在車站外等著我。  她問:「會很遠嗎?坐車累不累?」  「哪會啊?一場夢都還沒作完呢!」我回答。 原來台北與花蓮,只是一場夢的距離。 大學期間,我在台北努力地打工賺錢,投稿報社賺稿費,每次湊夠了火車票錢以及足以揮霍幾天的金額後,就跳上火車奔向花蓮,帶她吃好吃的,陪她上課,跟她到處玩。 寫文章投稿,每一次錄取的文章就代表一份來回的車票。某次她打開報紙,有個副副刊的情書專欄,竟發現我寫給她的情書。興奮的她打電話給我,說我怎麼會寫那封信給她。 沒料到已經被期中考搞到累瘋了的我,搔搔頭想了一下,才輕巧澹然地說:喔!那篇啊!稿費已經領買屋了啊!上個月去找妳花掉了。 我是那麼地嘴硬與好強,四十幾次來回北台灣與東台灣的旅途,我努力地用輕鬆怡然的表情看著來接我的她,或是突然間抱著一大束花帶給她猛然的驚喜。 大學畢業,我竟然熬過了長距離的戀愛,接下來,我入伍當兵去了。 入伍訓結束,因為法律系畢業的背景,我抽中憲兵的軍司法小組。本來可以留在台北當兵的我,自願前往花蓮憲兵隊服役。記得我偽裝著無可奈何的口氣告訴媽媽: 手氣不好抽到花蓮啊! 然後用另一種無辜的表情跟她說:沒辦法,我們的愛情太堅定了,連上天都讓我抽到花蓮陪妳。 其實都是騙人,花東離島的憲兵隊可以自願免抽籤,因為那是沒人要去的下下籤。  她留在原來的大學當助教賣屋。 憲兵學校受訓的我仍然寫信給她,下了花蓮憲兵隊後,更是利用職務之便,陪著她在花蓮市區遊玩,必要的時候幫她或者她的同事弄到難訂的假日前往台北的火車票。 愛情繼續。熬完了大學,熬到了去花蓮當兵,熬到了退伍前的幾個月,卻熬到了流言四起。 已經不只一個她的學弟妹暗示我,她總是坐在某個固定的男生的機車後座,玩到深夜才回來。已經不只一個我跟她的朋友發現,當她開車時,載著的那個男生,總是跟她同進同出。已經不只一個朋友氣得跟她絕交,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不能面對這件事,事實上我也不敢面對,因為剛退伍的那個月,我父母親離婚了。我失去了完整的家庭,父親前往大陸,母親跟男友同居,妹妹在外租屋房地產,我失去了同居的親人。我能倚賴的僅剩下我用盡全力維持的愛情。 直到她承認他的存在,我的心就像是被挖空一樣。 迅速地,她變得無情,看著揪著胸口痛哭的我,狠狠地說她最討厭看到我這種做作的臉。於是我換了一張逞強裝笑的臉,乞求她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決定堅決的護衛我的愛情。一週七天,我回到台北工作四天,然後坐夜車趕到花蓮陪她三天,再搭早晨的飛機回到台北工作。然而她卻會因為晚上開車來車站接我打擾到她的睡眠而生氣,我陪著笑臉,背地裡淚如雨下。 堅持了一個月,終於在某夜,我看見了她們的約會。其實她們可以等我回台北工作時再約會的,可是她們卻等不及,趁著我外出辦事,她們急著相處,終於被我遠遠看見買屋網。 「回家吧!我在校園停車場等妳。」我不願直接前去打擾她們,於是淡淡地打了通電話給她。 騎車載著她,回到了租屋的樓下,我停好車,猛然間竟然吐了。我蹲在一樓電捲門邊,瘋狂吐了一地。眼淚、鼻涕、剛進胃袋的晚餐,全都吐了出來。 嘔吐的威力讓我無法小覷,我跌坐下來,確定了我的身體、我的心靈,都沒辦法承受下去。 深夜,趁她睡著,我開始整理我放在她租屋處的行李,該留給她的,她所需要的,一律留下;我的衣服,我整排的書,開始一件件整理。 工程很耗大,當我把最後一批衣服洗好,烘乾,已經天亮,她醒了過來。 我折著衣服,用一種我這輩子都沒辦法再拿出來的表情跟她說我要回台北了。然後輕輕地哼著那時很買房子流行的歌 - 遺失的美好。 一件一件衣服我折著,旋律從我嘴邊發出: 我始終帶著你愛的微笑   一路上尋找我遺失的美好  不小心當淚滑落嘴角   就用你握過的手抹掉  再多的風景也從不停靠   只一心尋找我遺失的美好  有的人說不清哪裡好   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 折著衣服,我似乎看到一張張翩然飛起的車票,漫天飛舞,聽到我逞強的聲音,說台北到花蓮只是一場夢的距離,我看見在補習班揮汗拖地打工的自己,租房子以及差點趕不上火車於是在月台奔跑時摔落的行李。 最後,我在迤邐的陽光陪伴下,搭上了回台北的火車,在火車上傳了分手的簡訊,成全了她們的幸福。 後記:  失戀的痛苦比想像中的狂大,吞噬了我的生活,尤其當花蓮的朋友告訴我,我跟她分手的第三天,她們便光明正大地開始同居的時候。那傳聞像是某種吸血病毒,一下子把我抽乾,我一聽立刻癱坐在地。 分手後空窗了兩年,失戀的情緒總共反噬五次。每次反噬我,我都突然間無法控制自己,無法相信八年的感情已經結束,然後至少會有一個禮拜,我魂不附體地過著生活,週遭,沒有親人相陪。  面對哀傷不抵抗,當我受不了時就嚎啕大哭,我知道在短短兩個月內失去完整房屋出租的家庭以及珍愛的愛情並不是件容易釋懷的事,我讓自己去面對悲傷,比較特別的,是我身邊還有一隻狗狗,那他十三歲。  我悲傷,但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顧狗狗,因為狗狗也同樣失去了完整的家庭,他只剩下我。於是我堅信自己可以走下去,我堅信一切都會過去,悲傷把我打倒,但不能把我擊潰。  於是兩年後,失戀不再反噬,我重新開始學會愛人與被愛。 最後,我想把這篇文章獻給我的愛犬 - 叮叮。親愛的狗狗,你救了你哥哥一命,讓我學會珍惜自己。雖然你在一個月前離開了我,飛向了天堂,但我對你的愛與感激,請你,永遠都要放在心上。你的哥哥很愛你。 我是台北酒店經紀,大家如有任何問題 可以踴躍發問 我必細售屋網細回答
創作者介紹

Break

bw08bwlhp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