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復旦大學歷史學和人類學聯合課題組發佈了關於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稱已100%確定了曹操家族的共有基因類型。曹操的身世一直是個歷史之謎,曹操墓尚未確認,沒有曹操本人的DNA,專家憑什麼100%確定其家族共有的基因呢?
  日前,記者專訪了課題組負責人——復旦歷史系教授、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副會長韓昇和復旦現代人類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教授李輝,回答了公眾的三個主要疑問。
  公眾
  質疑
  為什麼選擇曹操
  此前,河南安陽“曹操墓”的真假曾引發社會廣泛爭論。如今,復旦公佈曹操家族的DNA研究成果,是否有借“曹操之名”博眼球、拉經費之嫌?
  韓昇說,找曹操家族做研究,有科學的必然性,也有偶然因素。“用遺傳學技術研究歷史,世界很多國家都有成功的案例,但主要集中在史前,我們希望能夠把這個手段運用到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時期。”正好在這個時候,河南安陽宣稱發現了“曹操墓”。“我們覺得,遺傳基因學手段,可以為曹操墓的真偽提供佐證,於是就嘗試去做了。”
  而且,追尋曹操的基因“足跡”也相對容易。李輝解釋:首先,曹操家族是帝王家族,家譜記載比較全,如果隨便找一個普通老百姓的家譜,不是斷斷續續就是缺少記載,肯定沒辦法做研究;其次,曹操這個人由於歷史爭議性,所以假冒的人不多,客觀上保證了其家族後代的相對可靠;其三,曹氏宗族的墓葬集中,保存條件較好,材料豐富,所以幫助課題組很快找到了第一個切入口,確定了檢測的古DNA樣本。
  憑什麼100%確定
  沒有曹操本人的DNA,專家憑什麼100%確定其家族共有的基因呢?
  李輝說,要把曹操家族後人與近2000年前的曹操進行“親子鑒定”,鎖定曹操的DNA特性尤其重要。課題組從2009年起在全國徵集曹操後代(男性)的靜脈血樣本。採集對象包括79個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個夏侯、操等姓氏在內的男性志願者,最終樣本總量超過1000例。
  與此同時,課題組專家對全國各地258個曹姓家譜(其中118部在上海圖書館)做了全面的梳理研究,並與史書和地方志參照,找到曹氏遷徙的線索。“比如曹氏各個分支的祖先以及現居住地與歷史記載上曹操後代的流向能不能相吻合。”韓昇說,經過這一步驟的研究,課題組篩選出了家譜記載為曹操直系後代的8個曹氏族群。
  鎖定這8個族群後,再對他們的DNA進行檢測。“人類DNA共有30億個鹼基對組合成23對染色體和線粒體,男性獨有的、鹼基對也比較穩定的Y染色體是最合適的檢測對象。”李輝說,經過複雜的Y染色體DNA全序列檢測,最終發現其中6個家族屬於O2*-M268的基因類型,這6支O2*-M268類型樣本的祖先交會點在1800年至2000年前,正是曹操生活的年代。
  李輝認為,該基因類型非常罕見,假冒的可能性只有千萬分之三。“因此,在法醫學上可以認定,他們是真實的曹操後代。”同時,課題組從曹操叔祖父曹鼎牙齒中提取的古DNA(上世紀70年代出土於安徽亳州的曹氏宗族墓),也屬於上述基因類型。根據史料記載,曹操之父是曹操祖父的養子,曹操直系後代與曹操叔祖父有同樣的基因類型,說明“曹操之父當年來自家族內部過繼。”李輝說。
  有什麼學術意義
  發現曹操的DNA究竟有什麼學術意義?針對網民“拿著科研經費當兒戲,‘吃飽了飯沒事幹’”的質疑,課題組專家表示,科學研究不是鬧著玩,或者功利性地為了幫人“認祖歸宗”,而是證明瞭一種跨學科研究的優勢和突破。復旦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從基因層面驗證了許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確實是一家。
  “史學研究的終點往往是生命科學研究的起點,生命科學研究的結果又為歷史學研究提供了新的角度和證據。”韓昇說,在這次曹操家族DNA的研究中,課題組驗證了漢代丞相曹參的家族基因,與曹操的家族基因沒有關係,從而證明曹操是曹參後人的說法有誤;其次,民間傳說“操”姓是曹操後代改姓而來,經過基因驗證這兩個姓氏之間也沒有明確的遺傳關係;另外,研究還表明現有的“夏侯氏”基因與曹操家族基因也不一致,因此曹操從夏侯氏抱養而來的說法也不准確。
  李輝表示,復旦現代人類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計劃做一系列歷史人物研究,如孔子後代的基因類型分析,甚至中國遠古時代的傳說人物,或許也能從基因學領域尋找到“蛛絲馬跡”。“人們一直認為堯、舜、禹是歷史傳說,通過現代基因反推和古DNA檢測,或許可以改變這種說法。”據新華社
  相關
  新聞
  安徽亳州否認
  2億建曹操故居
  復旦大學歷史學和人類學聯合課題組發佈關於曹操家族DNA研究最新成果的消息引發社會廣泛關註。有消息稱,在研究成果中,已經確定還居住有曹氏家族後人的安徽亳州,欲投資2億元占地4畝打造曹操故居。對此,亳州市方面回應,這一說法沒有根據。
  “亳州本身就有曹操故居,因為沒有房屋建築,所以屬於遺址類,目前是市級文保單位。”亳州市文物管理處處長薛冰告訴記者,事實上亳州很早就有意向,效仿西安等地,以故居原址為中心,在文物保護的基礎上做一些文化旅游方面的拓展項目。
  “但是這個項目一直處於謀劃階段,還沒有真正的支撐對象,至於投多少資金、誰來投、占地多少更是沒有定論,2個億的說法顯然是沒有根據的。”薛冰說。
  復旦大學課題組
  兩次赴亳州取樣
  據介紹,上世紀70年代以來,文物部門先後在亳州譙城區境內發掘出了曹騰墓、曹嵩墓等近十平方公里的曹氏家族墓群,曹騰墓和曹嵩墓中只出土了部分文物,沒有人體樣本,只有“元寶坑墓葬”中發現兩顆牙齒。
  薛冰告訴記者,復旦大學課題組在進行曹操家族DNA研究過程中曾兩次來到亳州進行取樣。第一次是2010年,課題組來到亳州,提取了居住在曹氏家族墓群附近村莊村民的DNA樣本,這裡有很多是曹姓族人和為家族墓群守墓的人。2011年,復旦大學再次來到亳州,在徵得亳州市政府和當地文物部門同意後,借走了從“元寶坑墓葬”中出土的兩顆牙齒進行研究。此外,課題組還在亳州進行了一些民間走訪和文獻調查。在此過程中,亳州市方面予以積極配合。
  據瞭解,曹氏家族墓群位於亳州市魏武大道兩側,是魏武帝曹操家族墓群,時代為東漢,占地約10平方公里,已發現50至60座墓葬,其中包括曹操祖父曹騰和父親曹嵩等人的墓葬,2001年被國務院公佈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據新華社
  專家
  解析
  上官婉兒墓
  為何沒有唐三彩
  上官婉兒墓被髮現兩個多月了,發掘進展如何,出土文物的修複進展如何,墓誌能否揭開緣何遭“官方毀墓”謎團。昨日,記者專訪該墓考古隊領隊、陝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李明。
  現場發掘已經完成
  考古進展
  現場發掘已經完成
  上官婉兒墓是一座由墓道、5個天井、5個過洞、4個壁龕、甬道和墓室等部分組成的高等級墓。遺憾的是,該墓葬被人從第四、第五個天井直接開挖進入墓室,致使棺槨、屍骨未存。慶幸的是,墓誌的出現確認了墓主身份。
  李明說,目前考古人員已經完成了現場考古發掘,該提取的考古資料都已經提取完了,現在做後期資料整理,對出土文物進行修複,研究墓誌內容,整理考古發掘報告。並對該墓現場進行了保護,墓的上方用塑料膜擋了起來,以免遭到破壞。
  肯定會先保護起來
  古墓命運
  肯定會先保護起來
  據瞭解,上官婉兒墓葬周邊的兩塊地已經被徵,墓的位置規劃的是西咸新區空港新城園區道路,有人擔心如果修路的話,古墓是否會遭到毀滅性的破壞。近日有報道稱,上官婉兒後人也向陝西省文物局提交保護墓地的申請報告,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會上官姓委員會會長上官敏華希望能把上官婉兒墓遷回老家重建。那麼,這座墓未來的命運如何呢?
  李明說,肯定會先保護起來,然後進行基礎建設。但如何保護,目前方案還沒有制定出來。根據國家相關規定,一般配合基礎建設的考古勘探,一經發掘完畢後,除非價值特別高的,大多都會回填。由於該墓的特殊性,考古和保護工作都會更細。但保護並不是說搭個棚子、建博物館進行展示,該墓出土文物少,可看性比較差。其實,回填是對古墓葬最好的保護方式,由於是土遺址,展示的話,時間久了就容易出現土牆脫落、倒塌等問題。
  李明說,每個考古發現都有其獨特性,保護方式也都不一樣,目前文物部門正在制定適合該墓的保護方案,方案也將平衡各方,做到既保護文物,又不影響市政建設。
  修複30餘件
  無一唐三彩
  出土文物
  修複30餘件
  無一唐三彩
  李明說,上官婉兒墓壁龕出土了陶俑100件左右,目前已修複了30餘件,都是男立俑、女立俑和動物俑,騎馬俑等陶俑還沒修複。這些陶俑在唐墓中都是很常見的,大約十七八釐米高。動物俑也是常見的豬、羊等。但沒有出土一件唐三彩。武則天至唐玄宗開元年間(690至741年),是唐三彩發展鼎盛時期。此時,作為二品的上官婉兒墓中為何沒有出土一件唐三彩?李明解釋,從5個天井的形制來看,與其二品的級別相符。但墓葬的長度和寬度都略小,出土文物只相當於五品官員的級別,這可能與其最後的死因有關,她因受牽連被殺,所以陪葬品與身份不符。
  據華商報  (原標題:復旦大學回應“曹操DNA”三大疑問)
創作者介紹

禾吉辰企業社

bw08bwlhp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