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日夢(7)
  在這個城市裡有四棟一模一樣的房子。四棟房子里住著四個年輕人,三男一女。他們是好朋友。他們的性格很不一樣:一個外冷內熱,喜歡看天空、小鳥和花朵;一個外冷內冷,習慣在夜裡一個人散步;一個外熱內熱,只有夏天、陽光、嚮日葵三件東西可以和他比賽熱情;一個外熱內冷,總是不露聲色地避開人群。為了避免待在一起彼此會產生各種不愉快的感覺,他們通過寫信發展著他們的友誼。
  有的信里寫滿了快樂的事情;有的信里寫滿了苦惱的事情。
  外冷內熱的年輕男孩愛上了外熱內冷的年輕女孩。他給她單獨寫信,在橘黃的燈光下,用一支狼毫筆,寫密密麻麻的蠅頭小楷,寫得很長很長,卻從不寄出,因為他覺得,其他兩個朋友,也會這麼做的。
  友情就是,不把一朵大家都喜歡的花,占為己有。
  在他的這些信裡面,他寫了什麼呢?他寫了他每天看到的美好的事物。比如有一封信里她說,最害怕老鼠了,他就為她畫了一頁信紙的米老鼠。然後再寫上一頁信紙向她解釋,老鼠並不是她以為的那樣。
  他就這樣帶著自己的秘密過了一些年。他甚至學會了觀察她的信紙,他知道如何觀察出她在寫信時的心情。它並不是薄薄的一張紙,只要願意花足夠長的時間去凝視它,就能看到它凹凸起伏的錶面。每一個微米的起伏,都被她的心情所影響,他看著信紙就像看山川河谷,又像看她表情豐富的臉。
  確實如他所想,外冷內冷的年輕男孩也愛上了她。他總是選擇在所有人都睡了的午夜出門散步,他覺得自己是唯一頭腦清醒的人。他穿越大街小巷,來到她門前,看看窗戶是不是都關好了,想象一下她躺在白色大床上輕輕呼吸的樣子,然後再慢慢走回自己家。
  外熱內熱的男孩,愛上她後就每天給她寫信,信紙上到處點綴玫瑰花和心形圖案,不過,熱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他們之間的寧靜,恢復了。
  十年過去了,女孩早已離開這個城市。
  三個男人仍然保持著自己不變的頻率,給她寫信。
  但她的信越來越少。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
  終於有一天,三個男人同時收到了她的信:
  “我回來了。我失明瞭。來接我吧。”
  門鈴響起的那一刻,她猶豫了幾秒鐘。她打開門。門上拴著一根繩子,她握著繩子,往前走啊,走啊,走啊。她的手指不時觸摸到翻飛的紙頁,發出簌簌的聲音,掠過她的耳邊。她沒法看見,繩子上釘滿了一頁一頁信紙,它們早就失去了嶄新的白色,泛著脆脆的黃。
  終於,繩子到了盡頭,她在慢慢靠近,那等待了一個下午的、三雙手圍起的懷抱。
  外冷內熱的男人,聞起來是冰火菠蘿油的味道。
  外冷內冷的男人,聞起來是沁涼的雪的味道。
  外熱內熱的男人,聞起來是糖炒慄子的味道。
  如果矯揉一點,造作一點,也可以說,她聞到了森林、冰川、爐火的味道。他們聞起來都很舒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不再害怕自己雙眼,那兩個黑暗的無底洞了。他們手拉著手肩並著肩坐下。月白的光灑在他們身上。此時有風,風把紗簾吹起。空氣里有沉香安靜的香氣。這個長夜,他們將遲遲不睡。
  她又笑了,笑得一樣響亮,一樣清脆。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她的三個好朋友臉上,笑意在三雙眼睛里碎銀子般閃閃發光。
  □走走(作家)  (原標題:信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禾吉辰企業社

bw08bwlhp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