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茂春
  “一帶一路”戰略自提出以來已受到多方積極響應。過去一年多來,筆者帶領的一個課題組在中亞、南亞、東南亞、非洲、中東歐、歐盟等地進行實地考察,同時也對國內沿海、沿邊主要口岸城市和產業基地做了考察,結果發現“一帶一路”雖然前途無量,但也存在超乎想象的障礙。比如:
  情感障礙。歷史文化是遺產,也是包袱。課題組沿張騫、玄奘、耶律楚材、馬可波羅等人走過的陸上絲綢之路一路走來,發現沿途史籍對絲路歷史的記載失真頗多。在絲路沿途國家,蒙古鐵騎“比轄而屠”的傳說婦孺皆知,而對中國在蔥嶺以西的文化貢獻,記載卻寥寥無幾;贊美中國崛起和“一帶一路”的書籍沒有一本,但質疑的倒不少。我們不可想當然地認為“一帶一路”“己所欲”,便可簡單地“施於人”,要下大力氣還原“絲綢之路”真實歷史,宣傳“一帶一路”的和平本質。
  溝通障礙。“一帶一路”涵蓋人口數十億,文化差異性不可低估。絲綢之路族群繁多,百教交錯。沿帶沿路主要信奉伊斯蘭教、基督教等,華夏儒道罕有存跡。中國企業走出去不可不問文化差異和宗教禁忌,中國文化傳播也不是幾百億基金就能一蹴而就,而是要有足夠的耐心和包容心。
  道路障礙。陸上絲路有北、中、南三條主路,途徑地帶多雪山峻嶺、戈壁沙漠。目前,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對跨境貿易征收高額關稅,各國邊界管理機關效率低、不作為甚至存在貪腐行為,這些都嚴重阻礙絲綢之路復興。“海上絲路”重在港口設施,但基礎設施遠非一般企業所能承受,而商業銀行一般又難以承擔風險,因此較難的路段可能會成為長久“瓶頸”。這些問題需要通過頂層外交、高層對話以及雙邊或多邊協定逐一解決。
  制度障礙。目前中國企業在海外“站住容易站穩難”。在治理制度層面,中企與“一帶一路”多數國家最易衝突的是環境壁壘和社會責任壁壘,被抵制甚至驅趕的主要原因是所謂“污染”“人權”等問題。制度建設的國際化本來就是中企一大短板,而許多企業沒有問清規則就踏上了“一帶一路”,結果是簽約容易獲益難。
  人為障礙。“三股勢力”、境外恐怖分子對油氣管線和交通幹線等的破壞威脅不容小覷。貿易保護主義加劇也使“一帶一路”相關協議的落實過程屢遭波折。另外,當今世界諸大國都是“一帶一路”的利益攸關方。對於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它們雖未公開反對,但私下裡卻在問中國人:你們想做什麼?如果不能協調各利益攸關方的立場,它們的攪局能力不可不察。
  國內障礙。目前國內有不少於30個城市宣佈自己為“一帶一路”的起點。各省都希望爭政策、抓資源、占先機,以便獲得新的發展機遇和增長動力。而跨地域、跨部門的全國“一帶一路”協調機構尚未明朗。國家援外機制和貿易投資機制之協調、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之公平競爭都有待進一步依法治理;國際化人才之培訓也未跟進;海外投資保障保險機制、境外爭端解決能力、海外護商力量暫時顯然不能為“一帶一路”漫長而脆弱的線路保駕護航。
  “一帶一路”是中國順應經濟全球化而提出的偉大戰略,中國未來數十年的改革開放都將圍繞這一戰略佈局展開。列出以上這些“障礙”,並非是對“一帶一路”失去信心,相反,筆者認為,“一帶一路”再難也要推進。提前把問題弄清,把工作做細,才能有的放矢、排除萬難。▲(作者是清華大學經濟外交研究中心主任。紀為民、孫國強、舒成武、田斌、張冀兵等對本課題調研亦有突出貢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Break

bw08bwlhp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